肉烧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御北看着密折上写到周振东最近半年经常出入郊外一所道观,不由的来了点兴趣,漆黑苍凉的凤眸带上了一丝兴味,薄唇微勾,他的这个“弟弟”在谋划什么他一清二。

只是不知道这个道观里面有什么值得他一直去,这一个发现远比逗弄周振东来的有趣。

周御北抬起修长白皙的手将看过的密折在火上燃尽。

几天后,周御北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李猛微服出宫到了白云观。

出云子看清来人是谁立刻就要和他行礼,周御北不想打扰道观内的其他人,便立刻抬手扶住出云子的小臂:“道长,今日我只是随意走走。”

“这、、、”出云子有些犹豫,他在几年前周御北将道教立为国教的大典上远远见过他一面,虽然几年过去周御北的相貌比起之前更加成熟俊美,但他还是立刻认了出来。

周御北的长相是极好的,面如冠玉,眉若星裁,琼鼻直耸,凤眸含星,薄唇若丹,只要一眼就可以让你终生难忘。

可偏生也是这张脸,北拒游牧于长城之外,南征蛮夷于澜沧之南,内震百代世家,将皇权牢牢抓在手中,令人畏惧。

出云子对他自然也是尊敬中带着一些畏惧,周御北看出了他的紧张,也只是温和的看着出云子。

“我自己去后院走走即可,道长不必如此拘谨。”

“那便请随我来。”出云子也知道周御北在前院怕是不方便,故而他提出来也不拒绝,微微俯身将浮尘搭在手臂谦卑的迎着周御北往后院而去。

此时观内的弟子大多都在前院的大殿内修行,或在后山打坐,应当不会有什么冲撞,出云子便也放下心来。

领着周御北两人到了后院门口,对着守门的弟子交代后,才让两人进去。

“多谢观主。”周御北对着出云子微微颔首,俊美的脸上一片笑意,似有几分真诚,但是熟悉他的李猛却知道此刻的帝王心中并未有什么起伏。

出云子自然也不敢接下这句道谢,连连弯腰回礼,恭送他远去。

待他背影消失在拐弯处才想起来这几日封宁酷爱在瀑布边的亭子里纳凉,此刻天辰帝进去,两人怕不是会撞个正着。

出云子不免有些焦急,但也不敢再去打扰他的雅兴,只得默默请三清祖师保佑封宁今日不要撞见他。

两人进入后院,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里面屋舍排布松散的多数沿着山峦水流而建,其间花木扶苏,鸟鸣幽幽,非常适合清修。

周御北进入这里心中的一些郁气也随之疏散,眉眼间的那抹习惯性的笑容也变得真实了几分。

周御北觉得今日即使不能知道想周振东常来此处是做什么的,光是看到这些美景也不虚此行。

便也多了些欣赏美景的心情,缓步深处走去就见山间瀑布边的一座小亭,亭内有一抹白色的身影在休憩。

李猛警觉的要上前去打探:“主子,我前去看看。”

“不必,应当是观内的弟子。”周御北连忙制止他,刚才亭子的竹帘被吹起的时候他已经看清了里面的人衣着是道观弟子的衣袍。

他今日算是微服私访,便也不必去打扰道观弟子的正常休憩。

两人放轻脚步走到亭子外就看到里面在午睡的人是一个少年。

周御北看清面前的少年的容貌,随即认出了他就是浴兰节那夜自己在街上偶然看见的人。

想到那日在楼上看的情景,此刻周御北突然明白过来拿周振东近半年一直往白云观跑的原因了。

原来是为了这只猫儿。

周御北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俯在石桌上少年,双目紧闭呼吸均匀,两排卷翘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微微颤动,白皙的脸上带着笑意的红润嘴唇微微蠕动,像是在梦中吃到了什么珍馐美味,一只手露出一截细瘦白皙的胳膊被压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自然的耷拉在石桌边缘一串红色的玛瑙流珠要掉不掉的捏在他的指间,艳红的玛瑙白皙纤长的手指,两者组合在一起生出无端的一抹艳来,令周御北的喉间微微发干。

而令人惊讶的是少年右眼下的一颗绯红的泪痣。

周御北见到此处也有一丝惊讶,少年竟然是一个坤泽。只是那晚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这一颗泪痣,想来少年平日里是遮掩着坤泽的身份的。

倒是有趣,一座道观内竟然会养着一个坤泽。

周御北见他睡的香也忍心打扰他,就一直站在外面看着他。

封宁其实就是装睡,并且敏锐的感受到了亭子外有人在看着自己,就在这人靠近的时候他感受到混沌珠中顾长夜的魂魄微微闪动的金光,心下微动,但也不起来只顾自己继续装睡,就想看看这人能看到几时,只是隔了许久也不见那人离开或过来叫自己,封宁觉得自己的一条胳膊都要压麻了,稍微有点委屈。

他正想要假装睡醒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封宁仔细分辨出是金玉的脚步声便也不急着睁眼,继续假寐。

金玉手里捧着一件缎面的披风脚步飞快,生怕自家小公子在亭子里午睡受凉,刚到凉亭的不远处就看见两个陌生人在看自家小公子。

想到今日小公子并未遮盖自己的泪痣心下着急便将心中所想喊出了声:“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的内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二嫁驸马(重生)

二嫁驸马(重生)

千山雨
简介:【40w全稿存稿完成,宝宝们快来我碗里。本文有榜随榜更,无榜日更,每晚6/9点更新,球球宝宝们评论跟收藏嘤嘤嘤~~~专栏预收《侯府婢她拒拿万人迷剧本》(稳定日更)丶《果然我的炮灰女配剧本搞错了》......
言情连载43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