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秋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何?”

玉子藤接过手帕翻了翻,面色还算平常。

“我本是无意间拿出的这块手帕,谁料苏大娘子看到后却好似神情不太对。然人的神态往往一闪而逝,其传达的意味也大多难以捉摸,因此很难说是不是我直觉有误。可语言不同,”

柳茵洛话锋一转,神情愈发认真,“一个人说了什么就是什么,只要记住对方说的话,我们便能加以推敲,进而探破其中的端倪。”

玉子藤一点即通,仔细回忆了方才柳茵洛的转述,迟疑道:“你怀疑的一句是?”

“听娘子方才所言,似乎已经确定这块手帕的主人就在苏府?”

柳茵洛的模仿字正腔圆,连语气都拿捏得入木三分。

末了,她反问道:“敢问在郎君眼中,苏大娘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玉子藤想了片刻,答道:“端庄有礼,心细如发,善于体察人意,且具有一定的手腕。”

“没错。”柳茵洛从容不迫道,“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善于体察人意,换言之她极有分寸,好像心里有一根弦时刻提醒着她旁人不愿说或不便说的绝不能多问。”

玉子藤听出些什么,神色渐渐起了波澜。

柳茵洛续道:“事实上也确是如此,她和我们接触时从不明里暗里地打听什么,因为她知道她和我们的关系是微妙的,即便她是受害人的亲生女儿,最好的做法也是静候大理寺的结果。”

“如此类推,方才她回了我的问题后最合理的做法应是就此打住话头,或者体贴地表示若有需要之处,她定当尽力等等,而非一反常态地问上这样一句半是试探性的话,不太符合她过去几日的作风。”

“先前我们揭露鸠毒乃秦姨娘所下时,她那般不敢置信,最后还是秉持着几分冷静,没有过分追问。而方才我不过是随意拿了块手帕,她便一反常态,这至少说明一件事,”柳茵洛吐字清晰道,“看到手帕的那一刻,她的心乱了。”

玉子藤听罢沉思了许久,他起初是不太赞同柳茵洛的推论的,仅凭一句不知是不是随口说出的话,就断定苏清语见过乃至认识这块手帕,未免太过草率。

倘若对方只是随口一问呢?又或是听到涉及整座苏府,她作为苏大娘子关切一番呢?

可听到后面柳茵洛举出的秦姨娘的事例,他开始不太确定了。

是了,秦姨娘试图毒杀苏家主这么大的事,苏清语震惊之余尚且不曾过多追问,只是和苏管事密谈,其中固然有随后她便明确了秦姨娘是细作这一因素,但不可否认也是她心里的那根弦在发挥作用。

而方才柳茵洛不过拿了方手帕,她就问了这样一句试探性的话,当真只是随口一问或略表关切吗?

更莫说还有柳茵洛察觉到的神情不对,以及有分寸之人当不容易未经考虑便轻易出言。

……

“也别只说我这边的情况了,郎君那头如何?苏管事可交代了些什么?”

柳茵洛看他久思不语,主动发问,同时松了眉眼,小幅度地动了动身子调整好坐姿,双手朝两侧展开晃晃衣袖随意抬起搭在桌上,做出倾听的模样。

哪知玉子藤顷刻间变了脸,仿佛触动了身上哪个机关,偏语气不咸不淡,似是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苏管事啊,房里躺着呢。大夫已经看过了,说是性命无碍,养上几日即可。”

“什么?”柳茵洛满脸惊疑,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玉子藤沉默一会才出了声,他的声音很淡,却字字清晰,随着恰到好处的微风一字不差地落进柳茵洛的耳里。

不出所料,白鱼替她绞发那会,玉子藤已寻到苏如海多时。

他是在苏凌云的灵堂上寻到苏如海的。

这几日苏府处于大理寺的管控之下,暂时无人登门吊唁,灵堂内只摆了供桌、蒲团、烧纸盆等物,本该显得极为空荡,好在四周的圆柱上挂着一条条白幡,视觉上略微缩小了空间。丫鬟随从一般在更换祭品和增添纸钱的时候入内,其余时候都远远地守在院子外头,以免扰了苏凌云的清净。

据苏如海说,他和苏清语每日都会来此,白日里上柱香、烧些纸钱,夜间交替着守灵,哪一方累了就暂且去隔壁的耳房歇歇,歇得差不多了就回去继续守,守到天亮。待新一日到来,再周而复始,直到过了头七。

后来玉子藤悄悄派人核实过苏如海这番话的可信度。

得到的答案是毫无虚言,即完全没有夸大成分,苏如海和苏清语这几日的的确确是守灵到天亮。

玉子藤心里五味杂陈,他忽而忍不住想,若凶手就在这两人之中,当子时将至,白幡随风飘摇、形如鬼影时,那人直面苏凌云的牌位,内心是否会产生哪怕一丝丝的惶恐,或是歉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