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吹过瓦片,带起轻微的呼呼声。

惊语和慎行和采薇站在桃棠院卧房外,面面相觑。

屋里,从得知有孕便一直未曾开口的赵尘星终于小心翼翼看向摄政王,仿佛是下了很多决心似的,道:“这个孩子,生下来吗?”

李顾面色平静,倒像赵尘星说的不是两人孩子的命,而是明早吃什么一样简单。

他漠然道:“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没有想什么。”赵尘星看他,明明就在对面,可她神情慌张,有些像偷看了,“我什么都没有想。”

李顾坐起来,拉住她的手:“那你方才这么长的时间在发什么呆?”

握着摄政王粗糙干燥的手,赵尘星有了些底气,说话的声音都平稳的很多,她道:“我要冷静下来啊。我不知道在想什么,乱糟糟的,我也害怕,不知道在怕什么。”

“尘星,”李顾卧回去,揽住赵尘星的肩膀让她靠在胸口,将声音捎上些暖意,“你觉得一个没有品的小官和摄政王之间的距离远吗?”

“……远……远的。”

“我也觉得远。”李顾揉着她的耳垂,“所以∴你什么都不要想,我想就好了。”

赵尘星闷了几许,闷闷不乐地说:“可我不能不想,也不会不想。”

李顾许久没说话。他是知道赵尘星怎样长大的,这样的人心思重,很难不想,旁人说一句她要想十几句,别人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她都要心惊胆战好几天。

从前不忌惮赵尘星的心灰意冷,因为这些不用他承受,可现在李顾自食恶果,动了不该动的心,娶了不该娶的人。

好似是孽缘。

他道:“让慎行跟着你吧,有孩子了,你万事留意些。”

赵尘星抬头,热气喷在他下巴上,问:“是要生下来吗?”

李顾道:“嗯,生下来,你我的第一个孩子。”

赵尘星不知道别的坤泽怀孕是怎么的,但摄政王说生下来,那她就有了一个需要守护的责任。

她端端正正躺好,双手放在两边,这样又怕肚皮压着孩子,想侧身又不敢,越想越多,脑海中忽然闪过白花花的色。

她右手食指和中指走小步子到摄政王身边,捏住那人袖子,道:“那这个孩子是在宫里怀上的,那以后我们……我们还洞房了,孩子会不会有事?”

已经睡着了的李顾睁开眼,翻身看着黑暗中正君的轮廓,没说话。

赵尘星接着道:“我今日还跑了,孩子会不会掉到下面来了,会不会……”声音变得惊恐万分,“要没了……王爷。”

李顾冷淡开口:“不会,太医不是说很好?孩子没事,你别多想。快过年了,你还是好好想想要怎么向董公说不去西南的事情。”

对了,她还要去西南,都已经和董公说了。

而现在揣了个小的,摄政王一定不会让她去。

赵尘星握紧了摄政王的袖子,仰翻脖子看他,道:“那我和他说不去了?”

李顾扯了扯身后垂着的被子,将其压到后背,躺下后将赵尘星揽过来靠着肩膀。

他道:“不必,今日收到西南的奏疏,那边今冬大雪产生民乱,且要闹一会儿。集思院的事情先跳过。”

“嗯。”赵尘星往后挪,防止摄政王硌着孩子,可摄政王追了过来,定要与她贴着睡。她有些急躁,把双手搭在摄政王肩膀上,却不敢推,只僵硬着不让他再过来。

李顾闷笑。

赵尘星急道:“这样会不会挤到孩子啊?”

李顾也不知道,但听先帝说,他母后怀他时,两人就是睡在一起的。

陆守正也没特意嘱咐,那应该是可以的吧。

李顾道:“你这样小心,明日会不会不敢走路了?”

方才从春林桃园到桃棠院,这人走得魂不守舍,若是注意力还在会怎么走呢?

李顾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来,放弃了。

他搂抱住赵尘星,放柔声音道:“你看别的坤泽,那些坤泽有孕了能吃能走能挤人,你不用太担心。若还是担心,就仔细些留意些,做什么都慢慢来,下台阶都要找准步子。”

那好吧,赵尘星翻身背对摄政王,不让他碰着肚子。

第二天起来,赵尘星一睁眼就先摸孩子,然后轻缓地揭过被子,小幅度挪到床边。

她没敢弯腰,随意趿拉上鞋,等采薇进来帮她穿。

采薇没见过有身孕的人,举止也是如履薄冰蹑手蹑脚,两人穿个衣服耗了半晌,才挪着步子去春林桃园。

李顾就在春林桃园窗边看她们的动作,他曾经听他母后说过一种动物,叫企鹅,走路时展开手,一摇一摇的,脚不敢合拢,木板一样移动,左边前进一步,右边又前进一步。

看了两眼,李顾转动轮椅行到桌边等。

不一会儿,赵尘星带着风雪进门。

摄政王一日万机,自然不会有多少闲散时间,往常赵尘星起床都看不见人,今日迎面撞上了便有些不适应。

她蹭过去,见礼坐下,捧住粥碗。

李顾看她,道:“怎么不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二婚》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