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子可棘手了,先不说这道具的作用是多么的难缠,现在看来都已经生效了。

梁逵十分懊悔自己先前答应同漓枻加入这个锚点,他本以为再怎么搞一个b降c的锚点任务也不会惊险到哪去,但仔细想想能让系统单独发任务回收的能是什么善茬。

梁逵在加入队伍前曾收集过一些这种任务类型相关的案例资料,但当时系统给出的只有寥寥几条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道具回收,无外乎都和所持有的摘星员绑定的很深都到了灵魂共鸣的程度。

但是漓枻的队友怎么会和这种高危道具有紧密联系,而且漓枻还丝毫不知。先不说时间,他们那从小灌输的思想接受的训练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梁逵不敢继续细想,可惜道具信息进度够了他也要在和漓枻的契约完成后才能回去。

当下还是先需要集合交换一下信息才够稳妥,郑沐晨在听到梁逵解释后停止了争吵,他们开始尝试和泤玥取得联系。

意料之外的泤玥几乎是秒回,在了解过他们那的情况后梁逵表示无能为力,而泤玥在看到梁逵对于这个道具的描述后皱了下眉。

对于新人数占一半的队伍这个难度不应该,虽说泤玥并不在意但一路细想下来还是有很多古怪。

先是介入锚点的两位摘星员,怎么看系统都是名义上是借休假为由安插高级人员,一开始泤玥就早有预感,如果任务难度系数太小,也就是符合他们口中休假的难度,那么很有可不用新人做什么就能安全返回。

这不符合系统先前强制性安排最低标准时的冷酷嘴脸,泤玥认为系统绝不会放他们两个新人安然度过第一个锚点。

现在这一切像是早就安排好似的,泤玥不喜欢这种被暗然操控的感觉,这和之前……

泤玥忘记了,明明就在嘴边的话就是说不出口这一切都沉没在迷雾之中。

还有这个进度条,系统只有在知道一切来龙去脉的情况下才能够准确的给出进度。可若如此那所设置的不就只能是用来筛选人才,还是说有什么东西是系统想让我们在探索途中知道的。

但现在泤玥手中掌握着青蛙雕塑,这东西和现在他和漓枻所处在这的原因息息相关,随即泤玥手中一掩,原先手中将要拿出的日记赫然被青蛙雕像取代。

再被拿出来的瞬间,青蛙雕像发出了耀眼的白光,身旁白色的雾气开始闪,动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

但与之不同的是,在场景马上就要改变时,一双手用不容拒绝的力量把泤玥和漓枻拉入了旁边的池水中。

这一切发生时仅不过三秒钟,事发突然以至于两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直直拉入了池中。

泤玥的另只手紧紧抓住了池子的边缘,手上因为用力而凸起的筋骨发出“嘎吱”的响声,不可控制的他的手指顺着滑腻的池边缓慢向下。

不知是否是池水的缘故,泤玥的意识在缓慢消散,他转头透过池水吃力的看向了一旁的漓枻,出乎意料的她向泤玥摇了摇头,似是劝他放弃,如此荒诞离奇的场景漓枻的眼中却露出了几分安心。

但是这双手壁的危险可不是信任能掩盖的,泤玥的精神值实打实的下降了10。

忽然泤玥想到了什么,一直杂乱无章的线索似乎被无形的丝线穿了起来,虽说当下放弃挣扎似乎是更好的选择,但这不关来人的好坏都会落得受制于人的下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星系007 【无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此生便是渡海2

此生便是渡海2

舒远
后来温渝走了。他慌了。
言情连载19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