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兰心里一突,但很快平静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然,戏还是要接着演的。

“敢问大人,这是何故?晚辈犯了什么罪过?”江兰“一脸震惊”地问道,声音喊得都劈叉了。

“我们怀疑你跟一桩命案有关,需要你配合调查。”看在五十块中品灵石的份上,领队分出一些耐心,解释了一句。

其实包含领队在内的所有执安修士都没太把江兰当回事,被猫驴犬嗅出来的嫌疑人多达数百,审讯室装不下了,还占用了重刑犯的牢房。

一个能以超高实力瞬间秒杀三名修士,其中两人还是金丹期的人,横看竖看也绝对不会是眼前这几个窝在小猫儿山的破落户乡巴佬。估计是在案发前曾经路过事发地,留下了一些气味什么的,因此被猫驴犬揪了出来。

“苍天可证,晚辈向来遵纪守法,怎会与命案有关联。冤枉啊!”江兰喊完,伸手掐了掐石自清的大腿。

石自清:“是啊大人,我们掌门实力低微,出去也只有被杀的份儿,怎么可能参与杀人?其中定有误会!”说完,石自清掐了掐邱源。

邱源:“大人明鉴啊!我们掌门杀鸡都不敢,怎么敢杀人?”邱源说完掐了掐关山。

关山:“啊!好痛……”

“啰嗦!”领队瞪了几人一眼,“配合调查而已!若当真清白,绝不会有人污了她!带走!”

石自清、邱源:他们已经尽力了。况且他们掌门应该也没什么清白可言。自从昨日下午他们从坊市归来,这几个人就一直神神叨叨的。早就猜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原来是杀人了!

都说潮生阁刑讯的手段多比牛毛,掌门还是自求多福吧!任职时长最短的掌门怕是要诞生了。

立刻有两位修士上前,给江兰戴上枷锁,把她的头和双手扣住。江兰前世今生还头一次戴这个玩意儿。

别小看这个枷锁,好歹也是玄阶的法器,上面绘有密密麻麻的符文,修士戴上这个东西后,体内灵气滞涩,无法自如流转,如同待宰的羔羊,可以任由别人拿捏。

同雷归云手下用的那张大网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潮生阁用于拘捕修士的法器。只是大网更高端罢了。

“这是配合调查令,你签收一下!”领队瞅着石自清人模狗样的,像是比较靠谱的人,便把配合调查令的玉简递给了石自清。

石自清把玉简贴在额头,用神识阅读了里面的内容,确认无误,遂收下了。

“大人发发善心,不要拘捕我们掌门。她是个大好人来着。”关山终于反应过来,粗着嗓门哀求道。

江兰:“……”

江兰又是欣慰又是无语,欣慰的是这傻小子多少也有点孝心,无语的是他这个慢半拍的劲儿,人都埋了才想起哭!

“告诉林长老,潮生阁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让他千万别冲动,也不用担心我。有什么事儿,你们且商量着办吧。自清,担起你作为师兄的责任来!”江兰一边被推搡着往前走,一边扭头叮嘱道。

石自清:潮生阁不会冤枉好人?前提你得是啊!

邱源:还不如把担起责任这句话说给我,师兄只喜欢抠指甲。

石自清三人眼睁睁潮生阁的人拉着江兰登上飞舟走远,然后拍拍屁股回洞府了。

——不然能怎么办呢?他们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赢,只能听之任之了。

“掌门呢?”林长老正在通道里急得团团乱转,见几人进来连忙迎上去问。

“前掌门!”石自清特意强调了一下“前”字,然后朝林长老摊开手,露出里面的玉简来,“她已经被带走了,说是配合调查。我早就料定她待不久,果然一语成谶!”

主动离开与被动离开虽然离开形式不同,但结局都一样。石自清觉得自己早已看透结局,故而如此说道。

“带走了?你们都没拦一拦?”林长老气得直拍大腿。出去的时候几个人拽得二五八万的,一副老子今天让你死的样子,结果不但亲眼看着自家掌门送人头,还能心安理得地回来。

邱源不服,跳脚回应:“您说话可真轻巧。人家什么实力,我们什么实力?我们倒是想拦,拦得住吗?”

林长老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一阵唉声叹气。

邱源看着林长老这个样子,又有些心软,遂语气放缓道:“掌门说了,让您不要冲动,也不要担心。她好赖也是祖师爷派来的,轻易死不了。眼前大师姐那边倒是更加棘手一些。她现在怎么样了?还曾吐血不曾?”

林长老神情一滞,坏了,怎么把元敏给忘了,转身就往里跑。

几人立刻跟上,就见元敏和杜锦衣全都躺在地上,而莫英英和尤连文却不见踪影。

石自清眼神一黯,当即转身去了江兰的石室——江兰走时太匆忙,忘记关上石门。

石自清走进去后里里外外拿目光一扫,果然,剪纸册子和上品灵石全都不见了。

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竖子敢尔!”林长老震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鬟湿

云鬟湿

南川了了
【日更~预收《绿腰》,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嘛=v=】容娡生的一番祸水模样,纤腰如细柳,眼如水波横。虽说家世低微,但凭着这张脸,想来是能觅得一份不错的姻缘。怎奈何她生在乱世,家乡遭了水灾,不得已同母亲北上去寻亲。逃难的人,凶狠的紧,一不留神,口粮便被抢了个净,更要将人掳了去。容娡慌不择路,逃至一家寺院。佛祖像前,焚香的烟雾被脚步声惊扰,浸染上几分甜香,缥缥缈缈的晃。容娡一眼瞧见那个跪坐在蒲团上,俊
言情连载49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此生便是渡海2

此生便是渡海2

舒远
后来温渝走了。他慌了。
言情连载19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枉却东风,负了春

枉却东风,负了春

起跃
简介:(日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
言情连载46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