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儿小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顾氏本家的府邸就在建康城内的乌衣巷中,不过这乌衣巷中人从来不屑与门不当户不对的人打交道,她还曾害得顾家子侄流放北境,自是南下扬州以来都不曾到过顾府自讨没趣。

没想到,这日顾氏本家的人竟然登门造访——访的自然不是她韩昭,而是那“门当户对”的谢家世侄。

韩昭来到正堂之时,两人已分宾主坐下,谢遥一身家常的大袖宽袍,一脸清风朗月的笑容,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风流之息。客席上坐着的人看上去年纪和谢太傅相若,却不像谢钧的沉稳,也是大袖飘飘的他微眯着眼和谢遥对视,反而更像老了二三十年的谢遥。

她本想努力的减低自己的存在感,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刻意为之——那人连眼尾也没有睄她一下。在远离洛阳但门第之见更加根深蒂固的乌衣巷中人眼里,官职品秩的什么也不是,没有家族的人就是不存在的人。

只听谢遥并没有什么歉意的笑道:“小侄来了建康这些日子,不曾到乌衣巷拜见,反而让叔伯到刺史府来这一趟,实在是惭愧啊惭愧。”

那人眸里掠过一丝异色,似乎有一刻的怀疑,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快得让她几乎要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笑道:“怀远从前每次下江南,你我都是以平辈论交,如今当了京官,竟是不肯再认我这个友人了么?”

谢遥听得一个头大。这具身体的原主四海为家、行踪不定,见过的人不知凡几,但深交的估计不多,他那风流名士的样子自己也能装出个十之六七,所以也从来没有太过担心穿帮的事。而且原主虽有潇洒之名在外,上一世他对着已经换上裙装、恢复白身的韩昭尚且毕恭毕敬的唤一声韩相,哪会想到这原主和堂堂吴郡顾氏家主,竟是平辈论交?

他此刻心里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面上却不得不云淡风轻:“我哪敢不认敬尧,只是入仕之后,不得不步步为营,拘谨惯了。”

乌衣巷里的顾府之主,便是眼前这位顾钦,字敬尧。

顾钦一捋长须,漫不经心的道:“天大地大,任君逍遥;怀远又何苦把自己困于区区庙堂之中?”

韩昭心中暗叹,对于没有家族的寒门士子来说,经历过五关斩六将千辛万苦才能勉强挤进的庙堂之高,对于乌衣巷这些南方士族来说,也不过是“区区庙堂”而已。

甚至在洛阳官场里官至正三品、为本家维持着士大夫地位的户部尚书,对于顾钦和吴郡顾氏来说,怕也只是一只随时可以牺牲、随时可以取代的棋子。

谢遥对这些自恃门第森严、树大根深的南方士族也一向不喜,也知道他们的好日子也离到头不远了,无奈此时顶着的是周游四海时曾经与之平辈论交的“怀远公子”的身份,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

他便不动声色的浅浅笑叹:“敬尧也知道的,父亲志向远大,而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也只能由我去继承父志,肩负起谢氏肱骨之名了。”

顾钦微笑点头,不置可否,然后话锋一转,说上了此行正事:“我知怀远此行前来,是要代表朝廷审理张刺史,我顾家愿意呈上历年顾氏荫下佃农户籍,全力配合朝廷调查。”

谢遥自是知道他不会平白无故的做这个好人,顾家手上的户籍怕是已经清洗得一干二净,如此所有的罪名都会推到张刺史身上,如此和政事堂的老狐狸们倒是一样的想法。除此之外,顾氏也必定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交换条件。

他便换上了一脸踌躇的样子:“敬尧不理朝事仍愿意帮我如此大忙,遥受之有愧啊。”

顾钦自韩昭进入刺史府正堂以来,终于正眼望了她第一眼。

韩昭却顿觉寒光罩顶,顾钦的眼神明明像谢遥一贯的那样温润,她却从中看到了一抹凌厉。

自她进门以来,这位顾氏家主便像忽略了她的存在一般;可是,能当得起乌衣巷中的百年顾府之主,又怎会是一个普通的倨傲士族?

她连忙踏出一步说道:“在下侍御史韩昭,怀远是我的……救命恩人。”

她先是挑破身份,表明自己就是来监视他们的侍御史,然后再以救命恩人来形容谢遥和自己的关系,暗示自己虽本应是另一方的人,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不会不还。

顾钦轻笑:“年纪轻轻,倒是个伶俐的。”

谢遥站了起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淡淡道:“子曜是我珍而重之的友人。”

他曾在王氏派人将她殴打时将她救下,她先前说的救命恩人,其实也没有错;但他此时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正为“珍而重之的友人”,却是要告诉顾钦,韩昭不但是可信之人,还是他以平等论交的人,不是低他一等、任他差遣的。

顾钦失笑:“怎么,怀远这是怕我吃了他不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