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三天后,边游刚一醒来,就察觉到了后颈腺体上的刺痛,伸手摸了下,看着手上在腺体上沾染的些许血迹。

她简直不敢回想这三天内自己的腺体遭受了多大的摧残,发情期中的祁知厄真的是毫无理智可言,每一次咬下去的时候,她都怀疑祁知厄要将自己咬死。

她侧过脑袋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祁知厄,原本瓷白的面容上此时带着健康的红润,她还能嗅到空气中的信息素浓度已经降到了一个安全的阈值,松口气的同时,想要起床的她也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手臂酸痛得她都想要这手不是自己的了,混乱迷情时没觉得这有什么,等到事情结束后,才发觉手臂简直是快要废掉了。

她现在都不能很好回想起当时她们两个是怎么靠到一起去的,脑海中剩下的就只有那肌肤的熨帖,低吟的声响勾勒出一幅令人神魂颠倒的画卷。

挣扎着从床上起来,看着祁知厄那光.裸的肩头,脸上不禁浮现出淡淡的羞窘,伸手帮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这才去洗漱。

在洗漱的间隙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了,而且因为这些天根本没时间处理跟祁知厄之外的事情,积累下的消息数字已经让她感到头皮发麻的地步。

龇牙咧嘴的洗漱完,从盥洗室出来的边游看着还睡得沉的祁知厄,没有打扰她,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打电话让人送餐过来。

这几天除了偶尔几餐是边游做的外,其余大多数都是叫外卖送到门口。

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己做饭时间太久,而往往还没等她们做好饭,下一波热潮就已经来了。

现在之所以不做,自然也是因为边游怕自己拿不动锅铲了……

在等外卖的间隙,边游开始收拾客厅,将那些需要清洗的都拆卸下来,直到将东西扔进洗衣机里,她都脸红到不敢多看一眼。

脱离了那样的情景后,激情退却的边游,那颗羞耻心就开始上浮。

一切都整理好,外卖也正好送了过来,边游没有打开自己先吃,反而是回到房间,在床边蹲下来,看着祁知厄睡熟的模样,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

用指尖轻轻戳了下,嗓音放柔了下来。

“知厄,醒醒。”

或许戳人的指尖确实恼人,祁知厄原本舒展的眉头皱了皱,看起来很不情愿醒过来的样子。

皱皱眼皮,费力睁开眼睛,入目就是边游那张含笑的脸,那双润亮的眼中好似含了漫天星辰,格外吸引人视线。

见她醒了,边游唇角笑意愈深,眼睛微弯道:“该醒啦,要不然胃受不了了。”

昨晚两人就没顾得上吃晚饭,又一觉睡到了十点多,再晚一点都可以吃午饭的程度了。

看着这人言笑晏晏的模样,祁知厄沉默了片刻,朝边游露出一抹浅笑,嗓音微哑道:“好,你先出去,我现在就起来。”

听到她回应自己,边游脸颊染上红晕,小声应了声后起身往外走。

因为祁知厄现在被子下的身体,还是赤.裸的。

等人出去后,祁知厄脸上的表情一点点淡下来,淡漠着一张脸起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

原本光滑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斑驳的红痕,单是看一眼都知道其激烈的程度。

进到盥洗室,看向镜中的自己,不仅是自己能看到的地方,自己没看到的脖颈这些地方,也净是边游留下的痕迹,尤其是靠近腺体的那位置,更是惨不忍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