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浪》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中文网sbzww.com

云府的宴席,山珍海味没见到几样,大多是十分接地气的家常菜,宾客们非但不嫌弃抱怨,反而更加交口称赞起云老太公的清正来。

乐知许对云老太公的做法并无恶意,可听着屏风那边,诸位官职不低的大人们,绞尽脑汁,用尽毕生所学,将一盘大白菜变着法地夸出花样来,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笑。

她开始有些好奇,这位云老太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她又想起时彧来。

刚刚在府门前,门房的态度,明显是进退两难,说明他之前便来过,还不止一次。

他又是蹭了她的名帖才进得了门,之前那次没胃口,流光便说过,他是“不被理解的痛苦”。

难道他一直渴望得到的,是云老太公的理解?

可到仲秋后那些声讨的文人们,为首的打得就是云老太公门生的旗号,他又完全不留情面,将对方羞辱得抬不起头来。

他身上有太多的矛盾,让人看不懂。

看不懂,即便有帮他的心,也无能为力。

她翘首,想透过屏风间的缝隙,寻找时彧的身影。

忽然听见屏风后面传来低声交谈。

大人甲:“严兄,我刚刚进门时候好像看到司马大人了。”

严大人顿了一会儿,“上次云老太公门生去声讨的事,闹得长安城和五陵邑人尽皆知,听说云老太公还气得差点晕厥,又怎么会邀请他呢?”

大人甲似是轻叹了一声,“其实我倒觉得,咱们这位司马大人,年纪轻轻便目光敏锐,运筹帷幄又行事果决,有他实乃我朝百姓之大幸,除了近些日子几件事,许某管中窥豹不置可否外,之前行事承了先武成侯的遗志,当得起良臣二字。”

“许兄敦厚质朴,愿意相信人性本善。”严大人轻笑道,“道高益安,势高益危,司马大人也不过是肉体凡胎,利欲熏心也是人之常情。”

许大人争辩道:“他所做的事,有些看上去荒诞,可却是实实在在为百姓好的...”

“许兄!”严大人打断,语气有些不快,道,“他时彧做再多,不就是为了民心吗?不用我说,许兄也该能想到,他要民心做什么。你看,这才几年,他便耐不住了。”

许大人似乎有些惊慌,“严兄,不可直呼其姓名啊。”

严大人哼了一声,“见人有污,虽尊不下也。”

这边乐知许再也听不下去,挪到屏风旁,扒住屏风边缘,轻声唤道:“严大人,严大人!”

正在交谈的严、许二人惊诧回头。

严大人满腹疑团,见她面容姣好声音不禁放缓了些,“我们认识吗?”

乐知许无辜眨了眨眼,道:“严大人,我觉得你这个人,很肤浅,又没品,白读了这么多圣贤书,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君子,明知道时大人不会出现在这里,就在背后对他品头论足,妄加议论,要我看,你跟市井妇人也没什么区别。”

“你,你——”严大人面红耳赤,转头看了看许大人。

许大人因为也参与了议论,面露赧色,垂下眼眸。

“你什么你?”她挑了挑眉,“我虽不是君子,但我有话都当面说。”

“你是谁家的小娘子?”严大人探头望了望,在她身边也没看到什么人,气道,“你我素不相识,你凭何如此断定?”

“那你与时大人熟稔吗?你又凭何断定?”

“你——”

“算了,严兄,本就是你我欠妥当。”许大人劝道。

“学学人家许大人吧!”

她用鄙夷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视了严大人一遍,不屑地“嘁”了一声,转身缩回到屏风后。

男女有别,严大人又不能冒冒失失追到屏风那边去质问,只得独自在座位上气得呼呼直喘。

昭然掩口偷笑,“少君侯要是知道您为他出气,一定乐开了花。”

她不由得在心里轻叹:开不开花不知道,只要他别在人家大喜日子闯祸就好啊。

酒过三巡,宾客开始陆陆续续散去。

一直也没见到时彧身影,乐知许只得起身,跟云老夫人道别。

云老夫人对这身衣裳格外满意,特地嘱咐身边的老媪,送了幅亲笔字画给她,她本也不太懂,只当心意收下,诚恳道了谢,随后转身离去。

临走时,她特地扫视一周,发觉云老太公并不在座位上。

不会正在某处,跟时彧见面吧?

...

她想得没错,云府一处假山石旁,一高一矮,两道影子被拉得老长。

云老太公须发皆白,俨然一副老神仙模样,正背对着时彧负手而立。

“老太公还是不肯相信我吗?”时彧问道。

云老太公缓缓转身,盯了他半晌,“司马大人费尽心思,进我的门,就是要问这一句话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三月廿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