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林韵最了解不过,估计又是这具身体扛不住她造,要晕过去。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感受到一个有力的臂膀环抱住她,让她没直接跌倒在地上......

会是萧黎定吗?

*

天边的乌云聚集成一团笼罩在这间残破的茅屋之上,远处竹叶簌簌而动的声响不绝于耳。

林韵躺在床上,听着耳边的水滴声渐渐清晰,她缓缓的睁开双眼,静静的等待着眼睛聚焦的过程。

此处应该是她的潦草小屋,前些日子下雨漏水,自己也懒得找人修,索性一直用水桶接着,今日落了雨,估计又开始漏水了。

“你,好些了吗?”身旁倏然传来一声稚嫩的少年声音。

她下意识转头看去,床头边站着个身着麻布的少年,尽管室内昏黄,她眼中依旧许多模糊,但林韵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少年,是苏默。

“无碍。”说着,她试着借着床边木桩的力直起身来,没成想一动便觉得眼前翻天覆地,晕的她想吐。

妈的,这具身体未免也太弱了吧,放现代,跑个八百米估计都得晕上他三天三夜。

林韵保持着原先的动作没敢乱动,缓了一会,蓦的,手臂上附上一层薄力,小心翼翼的让她向后挪动,靠在了椅背上。

“你不舒服,就不要乱动。”小孩子置气似的说着。

“大夫说你气血不足,又加上近来日夜操劳,郁结成疾才晕倒的。”苏默顿了顿,“你,这......”林韵此时终于缓了过来,抬眼看着眼前少年要说不说,还莫名生了一股子闷气的样子实在是好笑。

这半个月小崽子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晃悠,事情多的时候跟着忙前忙后,做事情倒是利落的很。

林韵看着这少年实在是瘦的不成样子,夜里时常偷偷给他加一顿夜宵,刚开始看那饭的眼神生怕自己给他下毒,吃起来倒颇有一副死而后已的壮烈神情,再到后来,逐渐发展到这崽子比她到厨房的时间都准时,夜夜吃的比谁都香。

林韵也发现,这小崽子看她的眼神也不像初见那日冰冷,有时闲着无聊的时候,他也是乐意答话。

“嗯?”

她泛白的嘴唇浅浅勾起,语气颇为奸佞的开口道:

“哟,小兔崽子可是心疼我了?”

“不准叫我小兔崽子!”少年一火未熄一火又着,眼看两个眉毛都快要翘上天了。

林韵看着这一点就着的少年,连日来的郁结也化散了大半,嘴角的笑意也愈来愈深,“行,”她尾音拖长,无奈的应着。

“那,小苏苏?”苏默觉得方才林韵那一顿,嘴里绝对吐不出什么能听的称呼。

他索性离了身,不打算在和病人纠缠,见天色昏暗,抬手将桌子上的烛台点上。

刹那间,屋内被这抹光亮照明,他倒了一杯热茶,转身要端给床上坐着的人。

“你......”倏然,对上了黑夜中那双澄澈明亮的双眸,少年不自觉的转了视线,嘴里冷冰冰的吐出来两个字,“喝水。”

“嘿小子,正好我口渴,”林韵整个胳膊使劲了力气也没够到那少年手中的水杯,看着面前呆子少年,语气中多了丝笑意,开口时一股子长辈调调,“小苏苏,你拿近些,这么远我也够不着啊。”

苏默有时候觉得这人厚颜无耻的可怕,不过碍于这些日子吃了他做的那么多饭,而且......他人也不错,只能耐着性子往前走了一步。

“哎,这样就对了嘛!”闻言,苏默看着床上坐着的人将头探过来,顺着自己手举着的弧度俯下头去喝,隐约中他还能听到身前人喝水的咕嘟声。

苏默手上拿的稳,床上人低头喝水时,脖颈处全然坦露在眼前,不知为何他没由来的咽了口唾沫。

这人瘦的可怕,全然没有一丝男子气概,看身姿还有几分女子的柔弱模样。

要是遇到危险,估计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思索间,身前人已经解了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又倚在了椅背上,开口时也不像方才刚醒来时虚弱,“小苏苏今日表现这么乖,要不晚上给你做黄焖鸡?”

苏默适时收回了视线,思索时手掌不自觉攥紧起来,转身将茶杯放下时才反应过来终于松开,闻言答道,“不吃,今日不饿”。

原本他是想说,要是他半夜晕倒在厨房他还要把人辛辛苦苦抬回来,可方要开口,觉得太过于伤人自尊,于是便大发慈悲的转了换了句。

“行吧."林韵看着少年的表情,倍感欣慰,知道是这少年心疼自己才这么说的,于是她决定等她好了要给这可怜小崽子做红烧排骨,黄焖鸡,酸辣鱼,锅包肉......

正回想着菜品,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哎对了,小苏苏,今日是你把我抬回来的吗?”林韵歪了歪头,盯着阴影下少年的脸。

“爱卿,”林韵被这一声吸引了目光,没对上少年那双略有些失望的眼神。

“嘶,”她抬了抬手,示意苏默上前来将她扶起,谁知这萧黎定先天优势实在是显著,还没等苏默将她搀扶起来,人就走到了自己身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咸鱼穿越古代后逆袭女丞相》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