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绫借着力道穿过房梁,一只裹着白布的手将其牢牢握住并用力往下压了压,确保房梁足够牢固后,那双纤细的手将三尺长的白绫系上一个死结。

做完这一切的沈月辞长吸一口气,眼下也只有这一个法子,她不能眼看着江沐风纳时微为妾,如今也只能想法子解决流言并且延后江沐风的婚事。

白绫随着风轻微摇摆,绳结随之在空中摇摆着,不知是转到第几圈后这才又被牢牢握住。

沈月辞深吸一口气,总算是下定决心将头缓缓套进绳结中,她紧紧攥住白绫,试图借助手臂的力量让白绫离脖子远点。

她稍稍踮起脚尖想模仿着悬空时的样子却不想这一下失了重心,整个身子径直往前倒去,身体的重量瞬间全部压在那白绫上,椅子触地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响声。

顷刻间眼前发黑,呼吸不畅,她拼命握住白绫不断挣扎,但眼前却好像是被纱布遮住一般无法看清,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也飘荡在半空中,下一瞬空气不断灌入喉咙中,这突然的变故让沈月辞止不住地咳嗽。

察觉到后背有节奏的轻拍,她这才发现沈清衔不知何时在自己身旁,她张了张嘴但喉咙的剧痛制止她所有的声音。

待一杯茶水下肚,她的声音才恢复了些只是依旧有些沙哑:“还好你碰巧过来。”

“你就这么在意江沐风?”

“什么东西,你别瞎想,我这是为了时微。”沈月辞赶在他胡思乱想之前,赶忙解释道:“我不能让时微真的成了江沐风的侧妃,否则以她的性子只怕是要出事的。”

“郡主,奴婢方才去库房见着这……”杜若手中拿着一条皮质的领子走进屋内,没想到看见沈月辞跌坐在地上,脖子上还有红痕,吓得杜若赶忙跑到她身旁:“郡主怎么伤着了,奴婢去请郎中来!”

“不必,你去外头守好若是过来立刻通报,我有话同清衔说。”待杜若离开,沈月辞才开口道:“可是陈信楠的事情有了新消息?”

那日过后沈月辞想了想还是决定陈信楠的事情单拎出来同沈清衔一块分析,毕竟那时乍一听江沐风的话没有问题可仔细一想又有点不对劲。

从时微那了解到陈信楠曾拜托江沐风寻找过他的父母,可是江沐风为何没有去太医院调查过档案,总不能是太医院的人刻意隐瞒一个商人的父母的死因。

而且那夜陈信楠知晓消息时的神情明显是觉得他的父母还在世上,如此种种更显得这整件事情很是奇怪。

“嗯,我又派人重新查了一遍,我们走后的第二日陈信楠独自在酒楼的雅间内用膳,只是他离开时不慎落下荷包,那小二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紧接着晚上他便溺毙了。”

“你是怀疑那日从雅间出来的那人不是陈信楠。”沈月辞的话越说越迟疑:“那段时日与陈信楠有纠葛的人……”

虽然心中有大致的猜想,但沈月辞还是不相信这事是江沐风所为,毕竟书中描写的江沐风可是贤王,是一位谦谦君子。

她实在是无法将其与满嘴谎言和心狠手辣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形象联合起来,可他连对着时微的爱都可以改变。

恍然间沈月辞突然想起当时0826所说的,过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是否到某个节点时微会被赐婚于江沐风,哪怕他们二人并不相爱又或者即便是相敬如宾也可以。

“清衔,平日里吗还是离江沐风远些,包括还留在我府上的青絮,咱们也要小心一些。”

江逾白似乎被她的话所取悦,笑着点头应下。

接二连三的瓷器跌落发出刺耳的声响,沈月辞抄起身旁的瓷瓶准备朝着地上砸去,不过这个白瓷瓶好像比较贵一些,这般想着的沈月辞默默将手中的瓷瓶放下,另拿起桌上的茶盏朝着地上狠狠摔去。

“不好啦!不好啦!郡主要悬梁自尽啦!”伴随着杜若的大声呼救,沈月辞踩上早已准备好的椅子。

这一次她可是学聪明了,并没有将白绫套在脖子上,听着嘈杂的脚步声逼近,她这才装模作样地喊道:“我不活了!”

周嬷嬷着急忙慌地跑进屋内看着满地狼藉又见着沈月辞满脸泪痕地站在白绫前,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当场昏厥过去。

身旁的小侍女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嬷嬷小心。”

“扶我做什么,还不快去将郡主救下来!”周嬷嬷忙对着身旁的侍女呵斥道,转头对上沈月辞连忙放软语气劝道:“郡主快下来,有任何事情同嬷嬷讲,嬷嬷帮您。”

“你们全都不许过来,不然我就吊上去!”沈月辞假意将脖子往前送了送,吓得原本走上前的侍女们又退了两步。

“沐风哥哥如今要另娶他人,我还活着做什么!”沈月辞抽泣不已,拽着白绫再次作势要往上挂。

“郡主,这可万万使不得啊,太后要是知道了那该有多伤心啊!”

杜若也趁机一把抱住沈月辞的腿,哭喊道:“是啊,万事有太后娘娘为您做主,千万不能想不开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把反派当小弟养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