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书包中文网】地址:sbzww.com

令澈抿着唇不说话,眼神沉静如水,又如春水般清澈洞然,倒映着杜若槿的身影。

由于距离的拉近,两人气息交融,暧昧的氛围在这静默无声的对视中发酵。

女子眼眶周围盈盈地泛着一层水光,一双似嗔似怒的瞳眸里含着若有似无的朦胧雾气,凝脂般的雪肤上浮着细弱的绒毛,半点红妆不染,却有清水出芙蓉般无可挑剔的妍丽。

“先生怎么不说话?是因为被我说中了吗?”杜若槿同令澈拉开距离,语气中带着点恶劣的玩味。

令澈只是隐忍地闭上眼睛,淡漠地说道:“若是怕被我算计,大可放我离开。”

杜若槿轻哼一声,不打算继续和他在这打哑谜了,直接摊牌:“先生一直舍不得离开,如今却忽然说要离开,可是因为你的梦魇就在这里呢?比如说我。”

即便他不说,杜若槿也不是完全猜不到他在害怕什么。

约莫是怕和她真的闹出什么师徒失伦之事,最后不但什么也得不到,还毁了各自的名声吧。

见他依旧阖眸不搭理她,杜若槿也不恼,

伸手朝他眼前探去,却被他准确地扣住了手腕,杜若槿弯了弯唇角,借着他的力道,直接矮身跨坐到了他的身上。

令澈一下睁开了双眼,瞳眸之中是克制不住的震颤。

“舜华,你......”

杜若槿听见他带着一丝喘息的询问声,并未回答,只是用另一只没被她制住的手轻抚他的脸颊,手指轻轻往下滑过他的脖颈和喉结,最后停在了他的心口处。

“告诉我这里是为何而疼的,好吗?”

她微微侧着身子,凑近到他耳畔,轻柔的吐息里带着一丝蛊惑。

尽管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却依旧没有按她所料想的那样就范,他只是用那双满含难言情绪的眸子看着她,仿佛看的不是眼前人,而是看着什么遥远而又缥缈的存在一般,带着偏执的渴求。

杜若槿索性再次用手攀着他的肩膀,偏头在他耳畔轻轻地吐气,感受到原本虚握在她手腕上的手加重了力道,又在他泛红的耳垂上轻啄几下。

“澄晦。”声音无端甜腻,好似带了钩子一般。

右手紧贴着的胸口下,心脏的律动早已快过平常。

见他眼眸瞬间睁大,却依旧顽固地坐着,既不推开她,也没做出别的更大幅度的反应。

恍惚之间,杜若槿又想起了她在安祈国时还未进宫当公主伴读,与令澈共处的那一夜。

那时的他对她的接近是抗拒的,如今不过短短数月,抗拒却转变成了隐忍。

耳畔的低喘不断,她在想,他现下一定忍得很辛苦吧。

如此想着,杜若槿愈加放肆起来,挣开他的手。

双手撑着他的肩膀,在他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令澈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下一瞬,他忍无可忍地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放下,而后俯身牢牢地将她禁锢在了怀里。

亲吻如狂风骤雨般袭下,带着仿佛要将身下的人吞吃殆尽般的狠厉。

杜若槿闭上双眼,放任他的索取和渴求,甚至抽出手紧紧地抱住他。

她也不知他们二人如今谁更喜欢谁多一点,谁舍不得谁更多一些。

沉浸在这片刻的亲昵里,思绪渐渐混沌起来,太过激烈的热吻终究令她有些承受不住。

令澈慢慢地停下,撑着手半伏在她上方,右手在她脸颊上轻抚,嗓音沙哑:“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是爱上我了。”

杜若槿无言地看着他,此刻她的脑子仍有些昏沉,抬手轻轻抚过他发红的眼尾和眼下那颗泪痣,声音夹杂着息喘在耳畔回响了一遍又一遍,才想明白他在说什么。

眼神不自在地想要避开,却被他牢牢地定住,只能转而问道:“你不怕同我在一起会毁了你的清誉吗?”

而且阻拦在他们之间的不仅仅只是这世俗的伦常,还有国别,他们是各自国度的皇族子弟。

除非她的父母再为她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否则她永远不可能会嫁给他。

令澈叹息了一声,只轻声吐出两个字:“不怕。”

“所以你究竟在怕什么?”杜若槿再次回到起初的话题,他越是想回避这个问题,她便越不能轻易放过。

他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才开口说话。只是说的却不是杜若槿想要听到的回答:“待此术解开了,我再告诉你。”

说罢,他便这样侧着身子,为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衫。

杜若槿却是不依。

手指向上沿着他的手臂向上攀附,抵达肩膀处,反手将他往下带。

“你要做什么?”令澈呼吸仍旧不稳。

杜若槿见拉不动他,也不去费劲了,挪了挪身体,将手环在他腰上,脸埋在他胸口,闷声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便一直缠着你,缠到你肯说为止。”

“舜华,别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慕舜华》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中文网sb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