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今日主要的仪程是出殡,但毕竟已经停灵多日,该做法事也做过,该伤心也伤过,这日里与顾家有些过从的人家都会沿途设祭,与各方交际才是正题。

一并出了仪门,行至正街上,第一个祭棚就是太子贺长晖所设,顾紫衣却没有依顾燕乔所言一同前去拜会。

道是嫌恶也罢、或是避嫌也罢,顾紫衣都实在是没心情去面对贺长晖,她借口去寻归远公夫人便直接走了。

“哎……”青荷忙跟了上来:“姑奶奶不是叫咱看着二少爷么?这就不管了?”

“不用管。”顾紫衣道:“他会自己跟上来。”

除了跟着自己,顾朱方今日也没地方可去。

可巧今日谢蕴并不在城中,道是前一阵子动了胎气,到城外庄子上养了。相熟的人家都知道顾家男丁稀少,派出来的设祭的也多是些家中女眷,归远公家谢蕴的几个妯娌和小姑都来了,看到顾紫衣好一阵稀罕,闲话了半晌,直到顾朱方过来,顾紫衣才借故告辞。

她活了两辈子,什么场面没见过,却也抵不住这些小媳妇大姑娘们揶揄的眼风和言语。走出去好远,寒风吹着,脸颊上的红还未褪去。

顾朱方倒不是真的听话,不过是不能在二姐姐那里作嫌;以他如今的身份,跟着顾燕乔、顾云方他们又尴尬。从前与他顽的都是些门第相当的人家的长子嫡孙,如今他的爵位丢了,名声也臭了,往日与他相交的那些人自然也都没有露面。

自重生回来,顾紫衣还是第一次同他说话:“你去谢家祭棚里等我。”

顾朱方问:“大姐姐不过去么?”

“我去下永襄王府那边就过去找你。”顾紫衣道。

她有话要私下同永襄王妃讲,自然不能带上顾朱方这么个累赘。

“我跟着姐姐去。”顾朱方眼睛一亮:“昶姐姐多漂亮啊,可惜嫁给了永襄王,我……”

顾紫衣一个眼风扫过来,顾朱方便讷讷地住了嘴。

多少还知道怕她,顾紫衣也算是省了口舌。

永襄王妃林昶,是顾紫衣自小相交的手帕姐妹,前世林昶气顾紫衣将太子妃之位让给顾朱衣,两人便断了交往。

但是最后,也是她三番五次地提醒顾紫衣小心顾朱衣,早为自己、为谢辞和谢意做打算。

可是顾紫衣执迷不悟,一心一意地信任着顾朱衣。

这一世,她自然希望能赶在永襄王夫妇尚在京中时修复好情谊。

她快步行至永襄王府的祭棚外,棚外守着的正是林昶的丫头,早与顾紫衣相熟,笑着打了帘子道:“我们小姐还道顾大小姐不会过来呢。”

林昶的声音自祭棚幔帐里面传来,无端端地有点闷:“这也是奇了,我们王府什么金贵膏粱地,劳驾得了顾大小姐这么清雅绝尘的矜贵人。”

从前林昶质问顾紫衣为何急着与谢辞订下婚约,断了自己的前程。明明有希望成为太子妃,还能与林昶在皇家作个伴。

结果顾紫衣当年是怎么讲的?富贵不能淫,她就喜欢谢家这样的书香门第。

如今想起来,自己都躁得慌。

“别打趣我了。”顾紫衣无奈道:“我愿意嫁,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娶啊。”

太子是皇帝亲自下旨准了才来沿路设祭的,永襄王没有恩旨自然不能来,林昶只带了些家中旧人,因此二人闲话打闹起来,也便不用顾及分寸。

不仅没顾及分寸,顾紫衣大大咧咧地坐到林昶身边,连礼都没有行。

林昶的脸色缓和了些,拉着顾紫衣的手道:“我后来也听说了,你那个妹妹……”

她往贺长晖祭棚那边努努嘴道:“私下里不知与太子见过几次了。”

林昶与永襄王年纪都不大,离出宫就封还有几年,镇日里在宫中无聊,传来传去的就是这些八卦。

林昶也是难得出宫,憋得狠了,顾紫还没来得及感慨事情没有不透风的墙,便被一个林昶的又一个八卦给砸懵了:“太子前儿个收了一个宫女,怕是有喜了。”

“哦?!”顾紫衣着实是有些惊讶的。

因为前世里,显然没有这么一个皇子或是皇女。

林昶不屑道:“谁知道呢,你妹妹要守孝三年,难道还真指望太子也等她三年。”

顾紫衣颔首道:“也是。”

太子贺长晖风流成性,未来还会拥有大景立朝以来最大的后宫,顾朱衣想抓住他的心,确实也是大费心机。

林昶捅了她一下,揶揄道:“别也是,谢辞呢?你就不怕……”

顾紫衣斩钉截铁道:“不怕。”

“哟~”林昶支了颐,斜觑着她,拉长了声音道:“也是,大不了下一个更好,杨……”

顾紫衣伸手拉了她支颐的手臂一把,让她整个人趴到了案上,笑骂道:“嫁了人就是不一样。”

“还没问你呢,和永襄王如何啊。”

其实她不用问,就算是前世同林昶绝交,她默默关注下,也知道林昶过得应当不算差,毕竟永襄王只得三女二子,皆是林昶所出。

“他还小呢。”林昶有些无奈:“太子还未娶亲,成妃娘娘就急吼吼地要我嫁进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永襄王今年才十五,确实在皇子里算是娶亲早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夺朱(重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