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最后一次了。

南枝告诉自己,来来回回看了几次他都没事,也反复跟他强调,有事喊她,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照顾好自己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就算不行,就住在楼上楼下,面对着室内的窗户也没关,真出了事,即便很急来不及喊,有动静她也能听到。

自从奶奶出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深眠过,睡觉很浅,有什么声响她可以注意到的。

南枝琢磨过后,下楼佯装拿个充电器,路过发现他没事就继续上楼,这次躺下后可能是来来回回跑太多次,体力消耗大,也有可能时间太晚,到了她平时安眠的点,南枝没多久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太安稳,或许是断断续续谈了十几天,早就下定决心带猫回来,结果没买成,心中有遗憾,或者执念太深,她梦到自己接猫回家。

她运气不错,猫猫较为黏人,会躺平让她又揉又亲,她喜爱凑到它胸前,将脸颊贴在猫毛茸茸的腹部上。

贴着贴着发现猫儿变成了一个男孩子,男孩子消瘦高挑,深陷进柔软的白色床单内,露出和猫儿一样的表情,姿势也与猫儿一般无二,被她压着,双手举过头顶,衬衫的衣口开着,露出白皙紧致的肚腹和胸膛,任由她为所欲为。

她也确实没少对这只猫动手动脚,揉对方还处于青春期,尚且软软的脸颊,蹭对方的胸膛,亲对方平坦的肚腹,伏在对方脖间,深吸对方身上好闻的气息,是竹炭味的,很香很好吃的样子。

在南枝的印象里,农村老家做饭都是用柴火,烧饭的时候会顺带将腊肉,熏鱼、红薯等等塞进去,再拿出来味道又香又醇厚,带着柴火的香,切开她一个人可以吃一大碗,一点都不腻。

南枝没控制住,只当对方也是什么好吃的美食,啊呜一口咬了对方脖间一下,对方吃痛,忍不住从她怀里挣扎出来,朝一边爬去,但因为双腿残疾,动作并不快,到了床边的时候已经被她抓回来,摁住之后继续亲亲摸摸,紧贴对方白净的胸口。

梦里的她并没有觉得猫变成男孩子有什么奇怪的,虽然变成了男孩子,但依旧将他当猫在亲昵,等醒来才望着天花板呆滞想。

好离谱的梦。

估计是因为买猫不成带回了个人,脑子混沌的时候把两者结合,做成了这么不合理的梦。

南枝并没有当回事,打个哈欠从被窝里伸出手,看了一眼手机,凌晨三点多,还早,她起身上了个厕所后回来继续睡。

*

楼下西边小客厅内,宋青今天的睡眠质量很差,刚来,有些不适应。再加上是被救助的,对方随时可能因为他某个举动生气,继而不再管他,心中总是难免有些忐忑的。

这套房子的女主人还不知道为什么,过于关注他,一晚上下来了四五趟来看他,只要发现他没睡就嘘寒问暖。

一会儿问他饿不饿,渴不渴,一会儿进来给他量个体温,询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密切关注并且在意的人,其实很不安。

他不清楚自己有什么值得对方这么做的,也怕给对方添麻烦。

几乎全程是在顾虑和担忧中睡过去的,期间被吵醒过一次,南枝在楼上上厕所,她动作很轻,刻意赤着脚,但因为是木阁楼,多少有点声音,他还是不知好歹地醒了。

宋青窝在软硬适中的沙发床上,裹着蓬松柔软的被子,自己都觉得离谱。

之前住在叔叔婶子家,厕所就在院子里,每次上茅房那家人都恨不得将他吵醒。

穿拖鞋噼里叭啦的动静,路过他房间时还骂上两句,如果没带纸,不舍得叫醒其他人就喊他。

在那样的环境下,他都从来没失眠过,并且每一觉都睡的很好,即便被吵醒,也很快倒头睡着。

怎么会在这么好的环境,和别人的关照下失眠呢。

宋青望着天花板,虽然不想承担,但其实原因他很清楚。

在叔叔婶子家时,那家人尽管嘴上老是骂骂咧咧,但离不开他。他不在,没人帮他们带孩子,老师布置的作业那对父母看不懂,自然也无法辅导。

他们的儿女也不喜欢他们做的饭菜,没有花样,一锅炖,有什么放什么。

家务那些都是问题,一般情况下,他不犯什么大忌讳,根本不用担心没地方住。

所以除了每天身体上的劳累之外,他并没有感觉到一丝心理压力。

现在之所以睡的不安稳,是因为他不能为这套房子的主人提供任何价值。

必须尽快摸清她的喜恶,承担些什么。

有用的话,至少在发生矛盾或者觉得他就是个累赘的时候会考虑一下他的用处,犹豫犹豫不赶他走。

只要不赶他走,牢骚两句,骂他废物之类的话完全可以忍。

宋青深吸一口气后,到底还是在浓浓思虑中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大概六点钟左右,他已经醒了,这个点是他平时做饭的时间。

在叔叔婶子家时,为了省钱,大家都是不买早餐的,再早也是他起,辛苦也是他辛苦,所以坚持让他做饭。

十几岁起到现在,一直如此,早就形成了生物钟,脑子在那一刻无比清醒,甚至身子本能爬起,瞧见头顶陌生的天花板才意识到他残了腿,没办法骑电瓶车接送上学的小孩,也无法做一些诸如下地干活、挣钱的事,已经被叔叔婶子放弃。

他现在被一个好心人接回了家。

那个好心人说,另一个好心人主管他,她帮点小忙,给他个住处。

宋青目光穿过白纱和清透的玻璃,看向对面厨房的位置。

不管怎么样,现在住的是这个好心人的家,她应该也是需要做饭的。

宋青先检查了一下身上。到底是年轻人,昨天的酸痛和拉扯以及一些暗伤经过一晚上歇息,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他现在感觉没那么痛,体力也恢复不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没人要我带他回家》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此生便是渡海2

此生便是渡海2

舒远
后来温渝走了。他慌了。
言情连载1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网游:什么法师!你爹我是火箭军

网游:什么法师!你爹我是火箭军

木头
电竞三冠王重生回到《神域》开服前,前世遗憾,今生一一弥补。凭借经验开局拿下极品道具【魂印】,超神级天赋一键开启!男人既要长又要强!杀怪无限叠加攻击距离的火系大法师,站在安全区内就把BO
言情连载78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