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有另外一架直升机在他们后面偏右的航道上飞行,从前面的显示屏里看得见人影,却看不清具体是谁在操作。

忽然,从他们的频道里传出一阵嘈杂。

【旦崛:小曾,是我们在做航拍,给你积累创作素材。”】

蔓延的膝盖被鲜梣握着,绷得老硬。

鲜梣刚想哔哔两句,一把就被蔓延摁住嘴巴,啥也别说,要不我敢跳伞。

鲜梣当然不是好对付的主儿,送上门的美味不能白白浪费,一口就亲住了他的掌心。

又软又湿,腻腻歪歪。

算了,蔓延再骂自个没脑子,都为时晚已。

“前面有瀑布,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蔡化自然知道蔓延有恐高症,但少东家有话,他怎么都得照章执行。

鲜梣用眼神放电:去不去,听你的。

延鹤地区的美景虽然不多,比起中国其它地方的名山大川来,根本上不了台面儿的。但身为延鹤人,尤其是新生代的蔓延鲜梣他们,都为自己的家乡和家乡人而骄傲。

“墨潭”是在瀑布形成河流下游的凹陷地。追溯而上,由苍松翠柏所包围的巍巍群山。最高一百多米,低处不足数丈的十几条飞瀑,每天都能吸引成千上百人来此参观。

机舱下面云雾缭绕,流水声震天。

蔓延直勾勾地对着机窗外的景象看不够。

他的十指与鲜梣的紧紧交插,脸色发白着,自己却感觉不到心路历程的艰难。

“可以吗?”

管别人听不听得到,他们都是聋子。

蔓延觉得在他们身体下面飞溅的流水就是一个云蒸霞蔚。

“塔索塔大吊桥——”

此情此景,蔓延联想到了去年的异国风貌,塔索塔大吊桥可以被封锁,那我们的地界有规矩吗?

“你说什么?”

四个字一出口,爱就已经共通。

“哥,我能忍受。”

鲜梣对蔡化说:“找个合适的位置,让我们下来。”

操,蔡化想骂街,小祖宗,不是有个山头儿就树杆子,你叫我这两只铁脚往哪里泊?

在瀑布的源头,还真有一块较为平整的地方,你想检验我的技术问题,那我可就拿你们的坚强意志开涮了。

飞机在半空打了几个旋涡,风声带动树叶的飞舞,让胆小的人有了心寒。

绳梯坠下来,鲜梣又想揍人。

我家媳妇儿是个鸡蛋壳壳儿,摔碎了你赔不起的。

鲜梣亲了亲蔓延的面颊,然后摘掉了他的耳机,还给他和自己戴上了防护手套。

这位小爷从中学开始就参加蔡化的特警队野训,爬绳梯对他而言,小菜一碟。

而我们上树掏过鸟蛋,下河捞过鱼虾的曾家少爷,苦日子过得再多,也特么没有享受过此种待遇。

鲜梣已经下去了,并且顺利滑落地面。空荡荡的绳子在风里摇曳着,伴随着直升机的轰鸣之声,一刚一软地夹击着蔓延紧巴巴的身心。

不要往下看,闭着眼,两手紧紧攥着绳索,摸索着往下降落。

三muse看着这一场能赶上特技的表演,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腹诽着:这俩小孩儿艺高人胆大,不成功,便成仁,将来非成大事不可。

害怕聚集至封顶,那就只有麻木不仁了。

“老蔡,这两块宝贝你负责,有问题你掉脑袋啊!”旦崛说话夹枪带棒,“话说,鲜总知不知道你们搁这儿玩空投?”

“狗仗人势的东西!”

蔡化一边骂一边笑,“少主又泥马不是头一回这么干,我心踏实得狠呐!”

“那我们小曾少爷呢,乖得跟个洋娃娃似的,弄坏了哪儿看你怎么赔给阿梣。”

恰当的比喻,让人心动。

蔡化把这段话剪出来,发送给少东家。

那个老婆奴,谁要夸他媳妇儿几句,准有好果子吃。

蔓延的双脚离地面还有段距离,鲜梣弹跳而起,抱住他的两条小腿,“撒手!”

洋娃娃太听话,不再给手用力,整个人都掉落在鲜梣怀里,并发起抖来。

坐上大青石块,蔓延的呼吸才有了。

这一帘瀑布的下头,矗立着道道游人的身影,并对着上方指指点点。

鲜梣单膝跪在水中,抓着他的双手,朝上看着,“想杀死我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书包中文网【s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我们一路摸鱼,一路朝着高考进发(不排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枉却东风,负了春

枉却东风,负了春

起跃
简介:(日更)封家长子封重彦到沈家的那日,沈明酥躲在屏风后,窥见其跪在父亲身前,青衣素带如凛凛寒冬中的一株傲菊。四年后,父母离世,她带着两人的婚书,跋山涉水寻到了封家。再见封重彦,他已......
言情连载46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