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变心以后上神发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中文网sbzww.com

时已半夜,细雨纷纷,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

事不宜迟,也没必要再等下去,茉茉在黑暗里化成原形,四只脚爪急速奔跑,飞快赶到知微阁。

四下张望一圈,没有任何异动,茉茉悄悄推开一道窗缝,潜入阁中。

寂静无声的黑暗里,她轻手轻脚地走在冰冷的黑晶石地面上,四只脚爪只留下一点浅浅的水印,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走到宽大的案桌后边的博古架前,重又化成人形,用力踮起脚尖,取下最上方那只宝盒。

宝盒不大,但是沉甸甸的,想到九灵月魄马上就要到手,她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不回来,茉茉不由激动起来,抱着宝盒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时间紧急,她连忙打开盖子,然而怎么都没想到,里面竟然是空的???

脑海里重重一击,茉茉眼前有些发懵,九灵月魄怎么不见了?

明明她前不久还来确认过,它就在这里。

难道是她记错位置,拿错了宝盒?

背心冷汗涔涔,她连忙转身看着高大的博古架,正想再找找别的宝盒,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在里面!”

话音刚落,知微阁的正门就被嘭地一下踹开,通明的火光照进来,瞬间照亮了茉茉惊慌失措的脸。

“好呀你!竟敢到上神的书房来偷东西!”那人一头冲进来,竟然是满脸皱纹的余杂役,他恶狠狠地盯着茉茉,发黄的眼珠暗藏着兴奋,尖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

茉茉连忙将那只空宝盒丢到案桌上,急声道:“我没有!我没偷东西!”

“还说你没偷!”余杂役几步抢上前,生怕她跑了一般,紧紧抓住她的手臂,疾言厉色道,“深更半夜不睡觉,你跑到上神的书房来干什么?桌上的宝盒怎么是空的?里面的东西哪去了?还说你没偷?速速将上神的宝物交出来!”

没想到会被他拿个现行,茉茉脸色煞白,彻底慌了:“我真没偷东西,这个盒子本来就是空的,我什么都没拿!”

余杂役哪肯信她,死死抓住她不放,直将她骂得狗血淋头。

这一番闹腾,很快便将巡逻的侍卫队引过来。通明的火光亮起,十几名身着轻甲的侍卫将茉茉和余杂役包围起来,领头的侍卫长厉声叱喝:“怎么回事?”

“她是小偷!”余杂役连忙指着茉茉,义正言辞道,“我夜里听到下雨,担心知微阁的窗户没关会潲雨,便起来查看。远远看到一个黑影钻进知微阁,还以为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没想到一过来就抓住她的现行!”

他指着案桌上那只打开的空宝箱,添油加醋道:“里面的宝物已经没了,铁定是被她拿走了!我就说这几天晚上总是听到有动静,谁知道她到底偷了上神多少东西?简直是胆大包天,不想活了!”

“深更半夜,你为什么出现在知微阁?这宝盒里的东西哪去了?”

侍卫长一身杀伐之气,黑着脸打量茉茉,又吩咐一名属下去通传消息。

茉茉被两名侍卫反剪着双手,压得躬身站在那里,一时间无从争辩。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两腿止不住有些发颤,感觉自己要完了。

虽然宝箱里的东西不是她拿的,可她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实在找不出什么正当理由。

“问你话呢!快说!”侍卫长正要发火,四周忽而一静。

只见萧清尧缓缓迈步走进来,一袭月白色常服如披着一身霜冷的月光,后面还跟着一脸紧张的明茹。

原本围拢在一起的侍卫们连忙向后退到一旁,萧清尧走到案桌前,看到那只空宝盒,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继而转头看向旁边的博古架。

目光定在最上层那个空掉的位置,他的眼神冷了下来,一股冰冷的肃杀之气铺展开来,骇得众人心头齐齐一凛,屏住呼吸莫敢多言。

“东西呢?”萧清尧低声沉问,语气里满是隐而不发的怒意。

“上神,是她偷的!”余杂役抬手指向茉茉,绘声绘色地又讲了一遍。

感觉到盯在她身上的那道冰冷森寒的目光,茉茉不由打了个突,艰难地抬起头,对上萧清尧的眼睛,显然是在等她解释。

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纸,茉茉张了张口,艰难道:“我真没偷。”

她抿着嘴唇,快速想出说辞:“我知道上神有一灵宝叫九灵月魄,可以修补金丹、增长灵力,便想偷偷借用一下,给我自己增长些灵力。可是我来这里的时候,打开那个宝盒,里面已经空了……真不是我拿的!”

她从前还是一只狐狸时,天天赖在萧清尧身边。他在这知微阁里忙碌的时候,她要么趴在他腿上,要么卧在他案头,这知微阁里的每一件陈设和宝物她都见过,知道九灵月魄的所在与功效,似乎也不足为奇。

只是如今这九灵月魄不见了,她却不肯承认偷拿,除了她还能是谁?

萧清尧目光沉沉,闭上眼探出神识,将知微阁上下乃至整个沧澜宫都扫了一遍,无法感知到九灵月魄的所在。如果九灵月魄还在沧澜宫之内,应该是被那贼人封住灵气,藏了起来。

他抬起眼帘,冷幽幽地盯着茉茉,对明茹道:“搜她的身。”

明茹应了一声,连忙快步走上前来,抓住茉茉搜身。

作为沧澜宫最高掌事,在她的掌治之下,竟然丢了九灵月魄这么重要的宝物,她不禁满心忐忑,对茉茉的动作也粗鲁起来,恨不能快些将丢失的宝物找出来。

茉茉想起藏在她袖中的那几张“穿透符”,不禁脸色煞白,暗道不好。她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可却被明茹按着动弹不得,不一会儿便被从上到下搜了个遍。

一方手帕、一只巴掌大小的乾坤镜、一条扎头发的红丝带,还有卷在一起的几张黄色符纸。

一一摆在案桌上。

“上神,就只有这些。”明茹禀了一声,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没有见到九灵月魄的影子,萧清尧眉峰紧蹙,拾起那几张黄色符纸,展开一看,竟然是几张“穿透符”。

狭长的凤眸幽沉似墨,他冷眼逼视着茉茉,问:“你怎么会有这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桃紫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