枂下独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选拔女官的事情交由敏妃处理,也是因着这事众人们才想起陛下虽然将方大人流放却未牵连到敏妃与其膝下两位皇嗣。

如今六殿下失势,五殿下又不得圣心,朝中的各方势力开始逐渐偏向江既明,毕竟其生母丽妃可是这些年来恩宠不断。

对于朝中的议论,沈月辞并不在意,毕竟已经知道结果的事情无需去多掺和,更何况她此刻更关心的还是离开京城前往幽州的宋时微。

是夜,宋时微将桌上的蜡烛吹灭后忽然听见窗户旁有响动,仔细辨认,那呼喊她名字的声音还有几分耳熟。

“时微,时微!”沈月辞的声音从狭小的窗户缝里传出,见着宋时微起身过来,她这才将窗户推得更大些。

此刻的她全靠着沈清衔的手臂支撑着,宋时微见状赶忙握住沈月辞的手将其带进屋内,沈月辞转头询问还挂在外头的沈清衔:“你是想进来还是在外头等我?”

“好了就喊我。”江逾白足尖一点便飞到一旁的树梢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沈月辞就无法再看到他的踪迹。

她轻轻将窗户合上,转身对着宋时微关切地问道:“这一路上可还好?”

“不必担心,我一切都好,不知为何,自从离开京城后我觉得格外轻松。”宋时微浅浅一笑道:“谢谢你,月辞,谢谢你帮我这么多!”

“不必如此客气,等过几个月流言散去,我再想办法接你回来。”

“再说吧,我这些日子想定了许多事情。”微弱烛光倒映在宋时微的双眸中,显得其格外忧伤:“你可还记得那次在火场中,我曾气愤于他听见我的呼救而置我于不顾。”

“可那日见面时他说他并未听见我呼喊他的名字,可他若是真没有听到,又怎么会如此笃定我只是喊了他的名字未曾说过其他的话。”

“说不定……”

宋时微还是第一次打断沈月辞的话:“可当我质问他时,他说是你同他说的,可这事我从未与任何人说过。”

“但那次坠崖时,他拼命从刺客手中护住我,让我觉着我似乎能再相信他,相信他在危难之中不会再抛下我,可后来我拖着他到村庄时,因着腿伤他真的好似换了一个人,阴晴不定的样子让我害怕。”

“回去之后,我想了好一阵子这才决定与他和好,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又变成这样,如此反复,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

“时微,虽然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是我能确定江沐风对你是真情实意的。”

宋时微并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看向一旁微弱的烛火,凤轻轻拂过那烛火便剧烈地摇摆着,好似随时要熄灭般。

“月辞,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何每每我与江沐风发生矛盾时,你总是如此地坚信他一定心中有我,我总是能隐隐感觉到你希望我同他在一块。”

“我…我……”沈月辞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总不能说是因为原书中就这般写的,她仔细想了想回道:“因为他能给你幸福。”

听到这个答案,宋时微自嘲一笑道:“因为他的身份远高于我,所以我嫁给他哪怕是侧妃也是我的福气。”

“我从来没有这般想过,我由衷地希望你能开心。”

“我知道的,我这话不是在说你,你、语柔、乐冉还有岁歌都是与旁人不同的,能与你们相识一场我很高兴。”

沈月辞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听着时微的语气倒像是在道别一般:“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打算回京了吗?”

“起码这一年以内,我是不愿意再回来了。”宋时微缓缓起身走向窗户:“其实宋知瑶与邱珍频频针对于我,就是担心我抢走那些所谓属于她们母女的东西,本该属于宋知瑶的好姻缘。”

“以及我对于她们的反抗更加激怒了她们,不过现下的我对于这事已然不在乎,我相信凭借我这双手我能握住更多的东西!”

宋时微借着缝隙看向窗外,眼神比往日更加坚定,在离开京城之前她已然送了份大礼给邱珍,相信她到幽州不久后便能听到消息,如此也算是为母亲报仇雪恨,这也是为何她要到幽州一年的原因。

只是宋时微知道沈月辞向来是心善的,这样肮脏的事情她不希望月辞知道,同时她也不想破坏月辞对自己的看法。

沈月辞见她有如此决心很是高兴,原以为时微会因为这件事情抑郁不振许久,没想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许多。

“我在幽州悄悄开了家福至酒楼,你在那边若是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去找他们,还有乐冉也给岁歌写信让她在幽州多照拂你。”沈月辞想了想紧接着嘱咐道:“你遇到任何困哪一定不要自己憋在心里,找我或者去找岁歌都成。”

宋时微被她这一番话说得鼻尖发酸,眼中含泪:“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都在帮着我,可我除了谢谢外却什么都帮不了你。”

“别这般想,若是我遇到险境你也一定会护着我的。”沈月辞看着说话间突然发起呆来的宋时微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我想我上一世一定做过许多积福积德的好事,这一世才能遇到这么好的月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