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转载请注明来源:书包中文网sbzww.com

腊月二十八,瑾卿大姐也从省城回家。

跟着她一起回家的还有炸红糖年糕条、话梅果干、蜜饯金桔、豆酥糖等小零食。

好久不见大姐了,苏玉瑶想要好好地陪陪她,而二姐瑾若也总是过来找她一起玩,她都没时间再顾上她在本草堂的那一丁点儿生意。

于是她干脆不供货了,“大过年的,歇两日,钱又赚不完。”

她这样开解着自己,被雪茶听了去,就打了个抿笑。

苏玉瑶见她笑,自己想着方才的话,也笑了——

是啊,这可不像刚来桐县时的自己,那时候恨不得每天都能找到赚钱的机会,随时随地都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了挣钱,故而活得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幸而舅舅舅母一家对她实在是好,她那爱钻死胡同的心思过了半年才缓过来点。

之前在家中时,听到阿爹和阿娘吵架时的互相抱怨,一个说对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个则说凡事就爱跟别人比较,怎么不和离了干净。

爹娘是一对怨偶,却又因牵涉太多只好勉勉强强地过下去。

而又因她是个女儿,所以最不受亲生爹娘待见,凡事都以大哥为先。

而跟阿娘比起来,舅母就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阿爹埋怨阿娘“不贤”,舅母却实在是“贤”,对她这个外姓女儿都巴心巴肠。

所以这半年过去,苏玉瑶的气色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哟,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苏玉瑶主仆俩正在说说笑笑,瑾卿大姐和瑾若二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苏玉瑶见她们人手一个小背篓一把小镰刀,必定是找她来同去做什么事情。

“说说家常,大姐、二姐,咱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这几日天气好,县城北郊宁远庄里的折耳根应该长起来了,我们去挖?”

瑾若自从考过之后,就成天闲着休息,今天不是拉着她去外头吃烧烤,就是在院里自己捣鼓药膳养生汤,总之是一点医书也不想再看,一日本草堂也不想再去。

年节下去挖野菜?这倒是稀奇,可苏玉瑶起了心动了念,便立刻吩咐雪茶去拿工具,自己则起身到后院抓了一小把银瓜子,想着去庄子路远,两位姐姐若是渴了,还能去买个果饮解解渴。

路上,瑾卿问起苏玉瑶如今的生意如何,今后作何打算。

苏玉瑶则老实回答:“还可以,偶尔能有一两笔订单,不过都是舅母的面子。”

最后这句她实在没有说谎,但在大姐听来,她便还全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全凭舅母照拂。

“是阿瑶妹妹太过自谦了”,瑾若帮腔,“说是阿娘的面子,实际上东西都是她自己做的……”

弄明白个中缘由的瑾卿大姐也面露赞许之色,她是知道阿娘手艺的,虽然阿瑶妹妹可能受到了点拨,但能全部做出来被外人说水平参差,可见是下了功夫的。

而说起今后打算,苏玉瑶再次陷入了沉默。

她确实很想快点赚钱,但是又不想辜负舅母的一片心,而且还要担心外出到县城的食店做工,会让舅舅舅母失了面子。

“这样很好嘛,圣人常说,绝知此事要躬行,若真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还真得一点一滴从小事做起。”瑾卿大姐言语间又有了学院女夫子的气度,说出来的话总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大姐说的是。”苏玉瑶说,“我会好好思量的。”

姐妹三人租了一辆大一点的马车,她们各自的丫鬟也都随坐其上。

虽说天色好,但毕竟是腊月里,还是很冷的。苏玉瑶尤其心疼他们,有时候不免有物伤其类之感,因为幼时爹娘就曾恐吓过她,“若是不听话,就把你卖出去做奴婢换钱,供你哥读书。”

所幸后来大哥书没读几年,现在又到了舅母家,她才没继续提心吊胆。

半个时辰之后,车夫将车停在了“宁远庄”的门口。

走进去一看,苏玉瑶发现其中并不大,拢共十五亩良田,一座后山,然后还有个两进小院,并后厨、猪圈、鸡舍等,麻雀虽小,倒是五脏俱全。

“这是阿爹三年前买的,但阿爹只管买,其余一切都是阿娘在照管。”瑾若说着看了一眼大姐,“这些年我们家先后买了四处庄子,宁远,宁安,宁德,还有一个……宁清庄,宁远庄还是离县城最近的,我估摸以后这里是大姐的陪嫁……”

国朝惯例,要给女儿从出生之时就要攒嫁妆,舅舅舅母当真是考虑得长远。

苏玉瑶心里好羡慕啊,她知道自己的阿爹阿娘,是一点都指望不上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可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包中文网s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